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色

用故事,说音乐。

 
 
 

日志

 
 

关于黎  

2010-02-05 12:1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湘西南的大山里,有一个叫做塞桑的寨子,那里生活着200多人,他们就是传说中中国的第58个民族,居塞族。

居塞族人头顶蓝天,身傍富饶青山,一直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的生活。

塞桑寨的女人穿着朴素,绘有华丽复杂纹样的腰带是她们单色麻布衣服上唯一的亮色,于是这也成为了女人们互相较量女红唯一的依据。

很少有外人来塞桑寨,居塞人也很少出门,因为他们相信如果离开寨子的人不会再回来,而大部分居塞人,对塞桑寨有着一种外人难以理解的强烈的依恋之情。

老族长在火塘边抽烟的时候,总是会对小孩子们唠叨说上一次有外人来塞桑寨是几年前,上上次又是几年前。

听得孩子们厌了,就在微热的火光中打起了瞌睡。

在族长的老生常谈里,孩子们总是觉得寨子就是天地,外面的世界就是野兽和大山而已,直到有一天。

一个欧洲人闯入他们的世界。

寨子一下子沸腾了。

你知道,就好象看到龙,看到天地异象那种沸腾,甚至有男人商量着把他绑了烧来吃,会不会长生不老。

这个欧洲人来自法国,却是西班牙人的后裔,他的名字叫Cirilo Juan Santos,说一口流利的,略带法国口音的中文,深褐色的头发。

Santos来塞桑寨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围在他身边看他,只有村里女红手工活最普通的黎坐在靠街边的大门口,为了能有门好亲事努力练习。

Santos来到她面前,先用法语大声惊叹,激动的就快要流下泪来,然后用中文问她。

“愿意跟我走吗?向全世界展示你这无与伦比的技艺,出名,赚大钱。”

周围挤满了人,包括村里手艺最好的花,娥,婕,等等等等,每个人都用艳羡略带惊恐的表情望着她。

黎甚至都不知道出名和赚钱意味着什么,就答应下来,只因为那些人的眼神。

这让她非常满足。

黎跟着Santos走了,来到法国,来到巴黎。

刚下飞机就有一大帮记者向她涌来,问她创作经验问她创作感受甚至问她有没有男朋友鞋子穿多大胸围是什么罩杯。

Le Petit ami?黎望着Santos。

“就是男朋友的意思。”他微笑着搂住她的肩膀,眨眨眼。

周围闪光灯连成一片,黎幸福地在光线中晕眩了。

Santos带着黎到处给人表演她画腰带的技巧,上电视,做访谈,拍照片,她一下子红了,作为全世界最红的腰带设计师,她穿Chanel定制的高级时装,Givenchy的鞋,坐飞机到处展示自己。

这一切都太容易,太快了。

以至于外界开始质疑黎的作品开始重复,没有新意的时候,她慌了,在家里大哭。

Santos安慰她说别怕,我们在全世界艺术的中心,我们去看蒙娜丽莎看赛纳的莲,让欧洲的艺术家给你灵感。

于是他们去了。

这居然是黎第一次看除了自己的腰带以外的艺术作品,她震惊了陶醉了不能自拔了自惭形秽了拧巴了垂头丧气了,但Santos鼓励她安慰她说你是最棒的只要你画的出来,我就能让人埋单,因为你不是你自己了,你早已是时尚的风向标是众人膜拜的偶像,你设计出的垃圾也会有人喜欢。

黎宣布闭关半年,之后要在巴黎春夏时装展上用最新设计让这个世界吃惊。

黎在家里玩儿命地研究蒙娜丽莎研究吹风笛的男孩研究大卫研究最后的晚餐,所有人都以为她真的能让这个世界吃惊。

结果第一个星期,她在腰带上画了一个蒙娜丽莎。

第二个星期,她在腰带上画了玛丽莲梦露。

第三个星期,她在腰带上画了马拉之死。

第四个星期,她在腰带上画了没有耳环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没有任何绘画培训的黎,画的异常艰苦。

三个月后,Santos和黎分手了。

天才腰带设计师,来自中国的黎就这样在时尚界人间蒸发。当年的法国春夏时装周,再也没有人记起曾有人宣布要让这个世界吃惊。

一年后,黎回到塞桑村,别人问她外面是什么样子。

她说:“草泥马。”

  评论这张
 
阅读(537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